手记 |原来我们都一样

来源 :勐腊县纪委 访问次数 : 发布时间 :2021-01-13

星期五下午,会议刚刚落幕,我回到自己车上看着一车的零食和玩具陷入惆怅。本来昨天和女儿约定好会议一结束就直接回家看她,这次我又爽约了。

近日,新冠肺炎疫情又有卷土重来的趋势,全国各地尤其是边境地州,都开始进入紧急戒备状态,在国境线长达740.8公里的勐腊,境外疫情形势更是严峻。

从去年12月份到现在,因为疫情,我们一直坚守在各自工作岗位上,双休日都没能好好陪在家人身边。为了守护勐腊,守护家人,毅然决然加入本次防疫“战斗”。心里虽不是滋味,却深知责任重于泰山。

“叮铃铃!”手机响起熟悉的视频铃声,屏幕上老爸的头像在闪烁,长吁了口气,犹豫之后按下接听键,女儿圆圆的小脸立刻出现在屏幕上。

“爸爸,回来了么?”视频里的她高兴地问我。

我苦笑了一下:“爸爸本打算回来的!”说着我提起给她准备好的玩具,晃到镜头前让她看,她兴奋地说道:“哇!奥特曼!谢谢爸爸!”

“可是爸爸这个星期又回不来了,对不起啊宝贝,爸爸下个星期再带回来给你,好吗?”言语间泪水已经在打转。

她嘟嘟嘴:“好吧爸爸!”然后失望地看了我一眼说:“没事的,你工作忙就先忙你的吧!我会乖乖听爷爷奶奶的话!”女儿满脸的失望,刺痛着我的心。

我忙转移话题:“那你告诉爷爷,今天爸爸不回来吃饭了,下个星期再回来好不好?”

“好!”她乖巧地说。

“那爸爸还有事先忙了,你乖乖吃饭哦!”说完,我匆匆挂断了电话,免得被她看到眼里的泪水。心情平复后,我连忙驱车赶回驻村地点开展堵卡工作。

来到道班堵卡点,我和几个村干部换上迷彩服、穿上胶鞋、戴好口罩、提起体温枪,站到锥形桶排列整齐的马路中间,开始截停过往车辆,询问去处、测量体温、登记身份证,符合规定的车辆放行,否则劝返,一遍又一遍。待到其他干部来换班,执勤才算结束。一连几小时下来,我和回宽老寨的村长打算到帐篷休息调整一下。看我在捶腰捏腿,村长笑着问我:“堵卡辛不辛苦?”

我苦笑道:“嗯,但你们不也是一样?”

“这比我们平常在地里干活、在山里割胶轻松太多了!”他语气轻松地说着。

“现在豆子正上市,家里的农活怎么办?”我问道。

村长苦笑道:“没办法,疫情严重,农忙活计暂时只能先交给家里人,虽然很疲惫,但为了守住纳卓,守住家,我选择了坚守。”他接着又说道:“我们负责的这个卡点,还好几个村小组的干部轮流值守,才不会既耽搁农活又累着。”

我点点头,心里五味杂陈,目光盯着路中央正在检查过往车辆的其他村干部。原来我们都一样,一样不辞辛苦地守卫着小家和大家。

是啊,哪有什么岁月静好,不过是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!放眼望去,医院的重症病房里、城市的小区街边、出入城的交通路口上、医护人员、公安、卡点的村干部们……有太多太多这样平凡的我们,即使有抱怨、有退缩,但面对疫情,我们都选择逆行,选择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。(李云川||责任编辑 高欢)


文章关键字: 女儿 玩具 会议 零食 爸爸